欢迎访问南京大易膜分离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25-84900188

Copyright 南京大易膜分离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3054107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
>
>
【江苏环保】江苏步入生态文明新时代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江苏环保】江苏步入生态文明新时代

浏览量

  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现代化建设先行区,江苏的生态文明建设一直走在全国前列,近年来,更是积极探索生态文明建设的江苏路径。

  7月23日,江苏省委十二届五次全会召开,省委书记罗志军发表讲话,详解了一幅“美丽中国”的江苏画图:在新的发展进程中,赋予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以生态尺度,在一切发展和建设中都坚守生态底线,绝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增长。

  以省委全会形式专题部署生态文明建设,在江苏首开先例。首个省级生态文明建设规划,在江苏率先出台。江苏的生态文明建设,正在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树立标杆。

  顶层设计  奠定绿色新基调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苏工作提出新要求,希望江苏在率先、排头、先行的内涵中,把生态作为一个标准。今后,要坚持不懈抓下去,让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为建设美丽中国作出贡献。

  6月,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在徐州调研时强调,要认真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苏工作的重要指示,把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两个率先”(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重要标杆,坚定不移走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之路,大力实施生态文明建设工程,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努力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改善同步提升,为人民群众创造更加良好的宜居环境。

  人多地少,资源缺乏,环境容量小,是江苏的特殊省情;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经济加快转型升级,是江苏所处的特殊阶段;发展走在全国前列,经济总量占到全国1/10,是江苏在全国大局中的特殊地位。

  “这3个特殊背景,让江苏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显得尤为迫切”,江苏省环保厅厅长陈蒙蒙说,“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生态环境也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损害,资源环境已经成为发展的‘硬约束’,成为全面小康和现代化建设必须跨越的一道‘坎’。对照‘两个率先’的目标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期盼,生态环境仍是江苏的‘短板’和薄弱环节。”

  在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上,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毅分析说,中国已进入区域性、流域性环境复合污染时期,未来十年将是中国环保最艰难的相持和转型过渡时期。

  在这一新形势下,江苏顺势而为,率先破题,把中央新要求贯彻于江苏生态文明建设的全局谋篇中,江苏省委省政府以《意见》和《规划》形式,推出生态文明建设的顶层设计,进行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安排。

  结合江苏实际,《关于深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工程率先建成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的意见》和《江苏省生态文明建设规划(2013~2022)》确立了江苏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目标,即经过10年左右时间的不懈努力,实现生态省建设目标,率先建成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

  江苏省副省长许津荣详解了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的内涵,“生态省建设侧重自然环境,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融合了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内容更丰富。主要体现为4个显著:生态文明理念显著增强,绿色发展水平显著提升,污染排放总量显著下降,生态环境质量显著改善。”

  这一目标将具体分解为 “两步走”:第一步,到2017年,80%的省辖市建成国家级生态市;第二步,2022年,全省所有省辖市建成国家级生态市,达到与“两个率先”相适应的生态环境目标,把江苏建成经济发达与生态宜居协调融合、都市风貌与田园风光相映生辉、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家园。

  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既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在罗志军看来,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要敢于亮红灯、下重拳、出狠招,以最严密制度、最严格法治,落实生态文明建设各项任务,以“硬措施”破解“硬约束”。

  罗志军指出,要强化领导责任,各级党委政府要做到生态环境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坚持“一把手”亲自抓、负总责,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机制。要完善制度保障,进一步完善政策体系,根据地区不同生态功能要求,创新有利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投资、产业、财政、土地、环境等政策,深化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完善生态补偿机制,形成“谁保护谁受益、谁损害谁补偿”的利益导向。

  为此,江苏科学地设置了系统的指标体系,共七大类20项46个指标,涉及各行业领域,涵盖“生态空间”、“生态经济”、“生态环境”、“生态生活”、“生态文化”和“生态制度”6个方面,设置常规指标的同时,还特设了评判类指标,从而实现客观评价、社会认知与群众感受相统一。

  江苏还通过生态空间保护、经济绿色转型、环境质量改善、生态生活全民、生态文化传播、绿色科技支撑、生态制度创新“七大行动”,将生态文明建设全面融入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建设。

  《意见》和《规划》两份文件的出台,作为江苏生态文明建设的顶层设计,高瞻远瞩,迎难而上,凸显了江苏高层的自省与自觉,彰显了江苏敢为人先的决心和勇气,展示了江苏探索经济发展与生态财富双赢的科学发展新路径。

  绿色发展  驱动转型新引擎

  深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工程,要坚持一手抓保护建设,一手抓综合治理,标本兼治、科学施策,努力以最小的资源环境代价实现最大的经济社会效益,实现从传统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转型,这已经成为江苏的共识。

  转型,要从发展源头抓起。作为一省的父母官,罗志军心如明镜:生态问题本质上是产业结构、发展方式和消费模式共同衍生的问题,必须在调结构、转方式上下功夫,求突破。加快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才能既为环境减负,又为生态增值。

  近年来,江苏通过优化产业结构和布局,推行循环清洁生产方式,强化节能减排,一手做减法,一手算乘法,逐步将经济结构调轻调优调绿。“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有利于从源头上缓解经济发展对资源环境的压力,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已形成的结构性污染问题”,陈蒙蒙分析说。

  为做好减法,江苏积极探索和建立能源消耗强度与能源消费总量“双控”制度,13个省辖市将建立煤炭消费总量预警机制,对煤炭消费总量增长较快的地区及时预警调控,力争到2017年煤炭消费总量开始下降,天然气、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分别达到12%、7.5%。

  2013年初,南京市委、市政府出台史上“最严控煤减排措施”,明确到“十二五”末,煤炭消耗总量控制在3240万吨,并以此落实问责机制,对完不成当年节能减排任务的区、县、开发区主要负责人和重点企业负责人实行问责。南京市环保局局长包洪新表示,控煤减排是源头上减少污染排放,改善空气质量的关键之策。

  与此同时,江苏持续开展化工、钢铁、印染、电镀等传统行业的环保专项整治。一方面对高污染企业实施关停并转,探索建立落后产能常态化淘汰机制和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公告制度。一方面实施行业产能总量控制、能耗等量替代和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使化工、电力、造纸、钢铁等行业建设项目污染物排放总量指标在行业内实现等量、减量置换,从而实现“增产不增污、增产减污”。

  江苏众多重工业企业成为此举的先践者:位于张家港锦丰镇的沙钢集团投资5亿元左右,全面淘汰小型钢铁烧结机,引入5台360平方米的大型烧结机。“目前有两台机器已同步配套脱硫设备,还有两台的脱硫工程年底将投运”,锦丰镇副镇长刘平介绍,“预计每台设备形成二氧化硫削减能力约3500吨。”

  “燃煤电力行业排放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是PM2.5的重要来源,脱硫脱硝及电除尘改造能够有效地为PM2.5‘减压’”,徐州市环保局副局长王斌说。作为江苏唯一的二氧化硫控制区,徐州市在“十一五”期间对所有电力企业完成了脱硫改造,并实行“上大压小”,电力装机容量由2005年前的550万千瓦扩大到2010年的950万千瓦,二氧化硫排放量削减了53.6%。

  而为了算好乘法,江苏大力发展金融、现代物流、软件和信息服务等优势产业,以及云计算、物联网应用服务、电子商务等高技术服务业,以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形成服务经济为主的现代产业体系。

  江苏各市立足本地实际,发展第三产业:南京软件和智能电网产业一枝独秀,无锡物联网产业突飞猛进,苏州IT和纳米产业实现集群式发展,泰州积极打造生物医药产业高地。

  以南京软件产业为例,2012年软件产业业务收入突破2000亿元,位居全国第三位。南京市副市长罗群表示,南京市委、市政府提出,要把软件产业作为第一先导产业和支柱产业来发展。南京将通过实施“名园、名企、名品、名人、名展”的“五名”工程,推动软件产业跨越式发展,到2015年实现软件和信息服务收入4000亿元,软件从业人员提升到100万。

  江苏省委研究室副主任水家跃用数据勾勒出了江苏产业发展的蓝图:2017年,服务业增加值占江苏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力争达到50%以上,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比重达到42%。2022年,基本形成绿色产业发展体系,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57%,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比重达到45%。

  循环经济的发展也为江苏经济的“乘法”锦上添花。循环经济在生产、流通、消费各环节的逐步渗透;“源头减量、过程控制、末端再生”的循环型生产方式,绿色设计、改善工艺流程、提高技术装备水平等措施在整个生产制造过程的逐渐推进,“从源头减少能源资源消耗与废弃物产生”正在江苏从可能变为现实。

  作为工业企业的聚集地,开发园区创造了全省70%的工业产值,也成为能源资源消耗及污染物排放的“大户”。开发园区的生态化改造,循环链接产业体系的构筑,促使产业纵向上实现产品配套,横向上实现资源共享,促进产业废弃物综合利用和再制造生产化……循环经济模式的先行先试,使园区不仅转型成为产业集聚和技术创新高地,更成为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高地。

  张家港在循环经济发展上先行一步:从2005年开始,张家港就率先在企业、园区层面探索产业项目上下左右“联姻”。扬子江国际化工业园成功打造了多条循环经济产业链,半数以上企业进入循环经济圈,在区域层面形成水循环、热力循环、工业气体配套、管廊配套等生态工业链结构。而沙钢集团所在的冶金工业园,作为全国首批循环经济试点园区,80%以上的企业都进入了循环经济圈。

  “2015年,70%以上的国家级开发区和50%以上的省级开发区完成循环化改造;2022年,所有省级以上开发区将创建为生态工业园,成为科技创新的先导区、新兴产业的集聚区、集约发展的示范区”,江苏循环经济的发展,将与生态省和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建设,同步并进。

  理念前移  以“建”促“保”护生态

  转型,要保护与建设并重。“环境保护有两种路径,一种是防御性的自然保护,即堵塞破坏的途径,另一种是积极的保护,强调在保护的同时重视对生态环境的修复和建设”,陈蒙蒙表示。在深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过程中,江苏正从“被动保”向“主动建”的理念跃升。

  为强化保护,江苏正全面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将全省自然保护区、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清水通道保护区等15类重要区域划为生态红线区域,确保受保护地区占全省国土面积20%以上。

  在分管环保的副省长许津荣看来,生态红线一级管控区,是禁止一切形式开发建设活动的。这里老百姓所做的,就是保护自然、修复自然,维护生态公共环境,创造生态公共产品。“为实现生态产品的价值,我们制定了生态补偿机制,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形式,给生态产品创造者和保护者以经济补偿,使生态公共产品价值化”。

  许津荣的心里有本账:现在这一保障机制刚起步,预计投入两亿到三亿元资金。未来生态补偿机制市场化之后,将逐步扩大生态补偿范围,基本农田、菜篮子基地等重要农产品生产基地也将纳入进来。

  苏南地区已经在这一保障机制上率先探路:2010年,苏州市委政府出台《关于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意见》,明确以基本农田、水源地和重要生态湿地、生态公益林为生态补偿重点,由市、区两级财政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形式,向直接承担这些区域生态保护责任的镇村两级政府及农户进行补偿。“2011~2013年,苏州市、区两级财政已拨付生态补偿资金3.3亿元”,苏州财政局农财处副处长步洁表示。

  而在生态文明建设上,江苏也“舍得投入、狠下力气”。江苏启动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每年对200个村庄进行整治。“连片整治,就是让示范片区‘片片相连’,以行政村为基本单元,重点开展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垃圾转运、非规模化畜禽养殖污染治理,及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工作”,江苏省环保厅副厅长赵挺介绍说,“我们计划到2015年共投入1100亿元,对全省近20万个自然村进行环境整治,以推动农村生活、生态、生产条件普遍提升,造福全省3000多万农民。”

  2010年,江苏成为全国8个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示范省份之一。2010年~2012年3年间,中央财政每年向江苏拨付8.5亿元专项资金,江苏省市各级政府则按照1∶1.5的比例配套不少于12.75亿元,用于农村环境连片整治。

  以此为契机,江苏采取“ 以奖代补”政策,借助国家补助,向社会各界借力,撬动了更多资金投入。各示范片区根据“中央引导、省级补助、县市配套、镇村自筹、社会赞助、部门联动投入”的原则,发挥财政配套的引导作用,多渠道筹集连片整治资金和联动治理资金,引导涉农资金集中投向示范片区。

  如许大手笔的农村环境连片整治,让江苏的村庄旧貌换了新颜:以往土路烟尘滚滚,杂草垃圾乱堆的景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清的河水,宽阔的水泥路,绿油油的花木,路口有垃圾池,村头建着污水处理基地,污水经3层过滤达标排放……在吴中区陆巷村、吴江市北联村,村民们纷纷感叹着村里环境的变化:“道路宽了,河道净了,家园焕然一新,居住环境更美了。”

  “我们计划到2015年,完成太湖一、二级保护区规划布点村庄环境连片整治。经过3~5年的努力,把江苏打造成为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示范区,塑造‘自然山水美、田园风光美、乡村环境美’的生态品牌”,赵挺说。

  同时,江苏通过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加强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持续改善环境质量。“要从突出问题入手,积极作为,攻坚克难,下决心解决好群众反映强烈的水污染、大气污染和城乡环境问题,在改善人居环境方面不断取得新成效”,罗志军在省委十二届五次全会上表示。

  “蓝清绿”工程正成为江苏建设生态宜居环境的着力点。通过建立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体系,太湖治理,大江大河水生态保护,饮用水水源地保护、绿地工程等具体举措,实现水、大气、土壤等基本生态圈的综合治理,改善老百姓的生活环境,让蓝天白云、青山碧水触目可及。

  绿色徐州可谓是绿色江苏的一个缩影。在徐州,荒山绿化、采煤塌陷地生态修复、采石宕口环境再造等举措,让这座雨水相对匮乏的苏北城市绿意盎然、生机勃发。“近年来徐州市委、市政府对全市境内502个山头和49万亩丘陵进行绿化和补植,对32万亩采煤塌陷地和100多处采石宕口进行生态修复,累计造林绿化19.1万亩,目前全市森林覆盖率31.8%,居江苏全省第一”,王斌说。

  随着绿色江苏大格局的规划,江苏的绿意已蔓延、铺展至沿海、沿河、沿湖、沿山、沿路……十年来,江苏植树造林1661万亩,林木覆盖率达到21.6%。未来随着生态防护林体系建设、森林抚育改造,道路、河道、沟渠、圩堤、村镇等造林绿化工程的推进,将让绿色江苏的建设更行更远,为江苏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好的环境支撑。

  以人为本  着墨生态软实力

  转型,核心在唤起全社会参与。唯有政府、企业、个人与社会齐心协力,综合施治,美丽中国的愿景才能着落于现实。生态文明建设关系江苏长远发展大计,关系民生福祉,关系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每个人的一小步,才能累积成美好江苏的一大步。

  以人为本一直是江苏生态文明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江苏省委十二届五次全会上,罗志军从水污染、霾污染一直谈到土壤污染,“江苏的环境质量与群众期待还有很大差距。各地各部门都要认真思考,怎样才能回应好民生诉求,怎样才能解决好突出环境问题,不负老百姓的期待”。

  对生态文明建设规划的出台,副省长许津荣表示,要把PM2.5、灰霾、饮用水安全等群众关注的重点难点问题,细化为可见可感的工作目标,通过指标体系的科学设置,把“人民群众对生态文明建设成果满意度”作为重要的评判标准。

  在强化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等“硬实力”的同时,江苏各市也在生态文明制度建设这一“软实力”上“多所着墨”。

  应用经济杠杆,让治污机制层层落地,徐州市已经得心应手。通过设立断面水质达标保证金制度,将重点断面水质达标与否与重点断面所在县(市、区)党政“一把手”、分管领导及相关部门、镇主要领导的个人奖惩相挂钩,并在全市进行通报。“我们真金白银动真格,倒逼各级领导强力治污”,徐州市环保局副局长张长洲说,“因断面水质不达标,某开发区一把手被罚扣两万元后,大手笔投入几千万,举全区之力进行污染治理,以确保水质达标。”

  张家港出台《生态文明建设绩效考核实施办法》,将区镇年度绩效考核指标体系的架构进行调整,把生态文明类指标从三级指标提升到一级指标,在千分制中的比例也提高到32%,从生态文明建设工程的完成度和贡献度两个维度进行考核,切实提高环保的“话语权”。

  常州市则通过“生态地图”软件平台的上线,搭建政府与群众之间信息沟通的“绿色桥梁”,听民生之声、察民生之需、解民生之急。“平台分为展示和互动两大版块,其中互动版块特设‘环保找差’专题,老百姓可以将切身感受到的水、气、声等环境污染,标注到生态地图上,并提交相关说明”,常州市环保局自然处处长滕业龙介绍说。

  与此同时,江苏也积极推动生态文明建设与文化建设有机融合,强化公众参与,扩大全社会共享共建生态文明基础。2011年,“生态江苏在行动”活动正式启动。江苏省市环保、宣传、教育、文化等部门与各社会团体携手行动,开展生态文化建设、组织生态文明教育培训,深化生态建设系列创建活动,鼓励指导环保社会组织和环保志愿者开展生态文明公益活动。

  江苏各市纷纷通过形式多样的生态主题教育活动,深入企业、村镇、社区、学校,发挥企业、社会组织和人民群众践行生态文明的积极作用,发动全民广泛参与生态文明建设。

  市领导率先垂范的中国城市无车日活动、市民广泛参与的熄灯一小时、绿色家庭“搜搜搜”、“绿满扬州”生态文明之旅、优秀环境教案竞赛、“能源紧缺体验”……这些形式各异的生态主题活动,让扬州市的生态文明宣传高潮迭起,在全社会营造了生态文明创建的浓烈氛围。

  在全省率先推出生态文明读本;将生态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在全市中小学广泛开展生态课程教育;通过推广工业企业责任关怀活动,探索政企合作、校企合作共推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路径;策划百集“生态小戏”,通过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进一步提高公众对生态文明建设和环保工作的认知度和认可度……张家港已经实现了生态文明宣传教育从上至下的“全覆盖”。

  矢志于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立足于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抓住转变经济方式这一核心,以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为重点,以全民共建共享为基础,以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为航标,“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江苏奋力前行正当时。